欢迎来到杂志之家!发表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研究

摘要:研究发现:生物学教师学习的内容范畴应达成生物学专业知识的广博更新、生物学教学知识的深入浅出,以及生物学概念教学的统整进阶;而教师学习教学可通过阅读与教学实际关照、互助与理念探寻结合,以及自我与科学世界链接等具体过程完成。
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研究

随着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科学的发展,教育学研究呈现了由关注教师教学走向关注学生学习的整体趋势。无独有偶,教师教育的研究也逐渐由职前课程设置与职后培训的关注转向对教师本体性学习的关注。其中,教师学习教学作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从美国兴起的教师教育重要方向,其主要探讨教师学习什么、怎么学习与影响教师学习的因素等一系列问题[1]。教师学习教学(LearningtoTeach)即为学会像专家型教师一样教学,其按照汉语的理解习惯,往往会强调教师学习的结果属性将其翻译为“学会教学”,但是这一翻译方式往往忽视了教师学习时具有连续统一、动态生成的过程属性。由此可见,教师学习教学至少应当包含教师学习内容与目标以及学习基本路径两个维度的内容。当下,国内外对教师学习教学的研究已经展开,并且已经对于一般性教师学习教学的心理特质、学习过程与影响因素进行了详尽探讨[2]。反观我国历时已久的分科教学现状,若单从普遍意义上探讨教师学习教学必然无法体现各学科教师专业学习的特殊性与差异性。正因如此,本文尝试由生物学教育名家的教师教育思想入手,探讨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范畴与方式。朱正威先生是中学生物学特级教师、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首届“当代教育名家”,其坚守课堂教学近五十年,参与教材编写与教师培训十余载。朱先生的生物学教育思想十分丰富,包含了生物学课程与教学思想、教材编写思想以及教师教育思想[3]。众多研究者已经对朱先生的生物学教学思想[4]、唯物辩证思想[5]与教材编写思想[6]等进行了详细解读与梳理,而对于其教师教育思想尚缺乏相关研究,仅王天祥老师借由先生的教师教育思想分析了生物学教师专业发展的必备要素[7]。实则,朱正威先生的众多论述均涉及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范畴与方式。

1渊博与持续:朱正威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基本范畴

1.1博而求广———生物学专业知识的广博更新以生物学学科专业知识的广泛储备与深刻理解,作为一名生物学教师区别其他学科教师的显著特征,其应当 成为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首要范畴。正如国际著名教师教育研究专家舒尔曼(Shulman)教授所强调的,教师应具备的学科教学知识(PCK)中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学科知识[8]。生物学专业知识内容丰富,从物种分类的角度划分,其包括了动物学、植物学与微生物学等,从系统层次的角度来看,其包括了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生理学与生态学等。而中学生物学教师所传授的知识中基本囊括了以上所有知识,虽未达到高校生物学水平的艰深,却涵盖甚广,且与现实的关联较为紧密。加之中学生正处于知识体系自我建构、规划未来职业的关键期,其常常会询问教师自我感兴趣的众多褊狭问题。正因如此,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首要学习内容就应当是生物学专业知识,并达成广泛的水平。早在1981年,朱正威先生明确了此点,即“专业知识的广博范畴在某种意义上比精深更为重要,否则就处于被动[9]”。同时,朱正威先生还旗帜鲜明地提出生物学教师除了应达到专业知识范围的广博外,还需要在其进展方面达到及时学习、动态跟进[9]。随着科学研究手段的更新,以及人类对生命现象的关注,当今的生命科学进展日新月异,很多中学生物学中的基本观点、概念表述与实验技术已经不再适用,乃至部分经典规律也被新发现所打破。如果教师不了解这些进展,可能就无法更为科学准确地解释生物学现象、表述生物学概念,更难以向学生传递科学本质中强调的科学知识具有暂定性。可见,生物学教师学习专业知识不仅需要学得广博,还需要学会更新,达成朱正威先生所述的“要在博上多下功夫”。此外,先生强调教师在学习生物学专业知识的同时,还应当要越出本专业范畴,注意知识结构的合理性与多样性[9]。其实,生物学知识的存在并不孤立,许多生命现象的解释及实践探究需要与物理、化学、数学等产生联系。因而,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首要学习范畴,便是达成生物学专业知识的博而求广。

1.2渊得精当———生物学教学知识的深入浅出具备了广博更新的学科专业知识后,生物学教师需要考量的就是如何将知识传授给学生,此时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另一个学习范畴———生物学教学知识便体现得尤为重要。在朱正威先生看来,生物学教师的学科教学知识应当有一定的深度,达到“渊”的程度,但还应当“渊得精当”[9]。所谓“渊得精当”,就是考虑到教师自身学习精力的有限性与学科教学知识的无限性相冲突,所以生物学教师应达成关键学科教学知识的深度覆盖。这一方面需要教师能够抓住关键性的教学材料(包括课程标准、教科书与相关教参等),另一方面还要教师能够针对这些关键性材料进行自我的深度理解、系统建构与教学推理。先生指出教师应学习的关键性的教学材料不仅包含课程标准与教科书,还包括根据其呈现主体参考生物学家经典著作、国外教科书以及科普读物等[9]。在关键性材料的自我理解、建构与推理环节,教师应当具备高度站位,以本源性的思考或者高观点进行推理,进而析出系统化的教学方案。实际上,教师的学科教学知识增长是在组织与运作“学生、学科内容、教学及教学情境”等四种知识的过程中,因为经验的不断累积与反省修正,而促使其逐渐扩展的。由此可见,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生物学教学知识是需要在沉思推理与实践体悟中习得的,其需要学习的内容则是如何将自我的专业知识理解不断回弹于学生、学科内容、教学及教学情境中,并适切性地创生出教学方案。此外,由于生物学教师引导学生解释生物学现实或提炼其背后生命规律的过程,必不可少地需要经历从特殊到一般、由表及里的过程,因此,其学科教学知识不仅需要“深入”,还需要“浅出”,以通俗准确的概括表述、贴切大量的实例列举,以及具身体验的活动帮助学生层层深入,构建知识体系。总而言之,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另一内容范畴及要求是以渊得精当达成生物学教学知识的深入浅出。

1.3持以后继———生物学概念教学的统整进阶核心概念作为一种抽象性的表达,其中既包含了各子概念下的各类生物学现象与实例,更包含了各个子概念提炼成的概括性表述与普遍性原理,其对应着一些生物学基本问题的重大理解。教师掌握了生物学核心概念后,不仅可以促进自身对生命思考上升至思想观念层面,还为自身采用系统化的教学促进学生掌握更为优质的学科知识结构提供了可能。此点虽然朱先生并未明确提及,但却在其编写的教材中留下了深刻烙印。朱正威先生在教材编写过程中很早便注重以核心概念为统领,不仅结构层次十分鲜明,还呈现了所学知识概念与其背后现实经验的相互联系[6]。教师生物学概念教学的学习并非一朝一夕能够生成的。根据国际学习进阶的研究证据,不同层级概念的学习需要的时间不同,越为核心且重大的概念,掌握其所需要的时间越久。因此,生物学教师学习概念教学的过程应当持续不断,并将概念本体与现象事实不断交互迭代与协同思考,以达成从事实到子概念、再不断扩充至大概念的统整进阶。正如朱先生所述的“只有相关的事例越丰富,才有可能抽象、概括,形成一种理性的解释与表述”[9]。此外,先生还强调教师学习生物学概念教学时,应注重概念的正确表述、实际运用、内在联系,以及学生前概念的转化[9]。由此可见,生物学教师学习概念教学时不仅需要自身水平统整、纵向进阶出核心概念的理解,还需要在概念理解的表达与图式等细微处下功夫,更需要推理学生概念理解的基本过程,帮助他们厘清与建构核心概念。总而言之,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独特范畴应当是生物学概念教学的内容,并在统整进阶为大概念的基础上持以后继。

2多元与内省:朱正威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主要方式

2.1个体性发展———阅读与教学实际关照明确了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基本范畴后,教师通过什么方式途径进行学习就显得十分重要。朱正威先生早在1989年便对此方面有了详细的思考,并从多个维度上进行了论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教师个体要像“海绵那样善于吸收”“读书的面宽一些”[9]。教师学习教学中的学科专业知识与学科教学知识均要通过大量的阅读来获取,生物学教师不仅要读生物学课标、教材、生命科学进展的书籍,还应当阅读最新的科学教育、教育学和心理学书籍与文献,以及国家的各类教育方针政策。专业阅读所学到的东西不拿到实践中运用是不行的,因此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时还需要在教学实际中多运用与勤思考。朱先生所强调的教学实际中包含着现实情境的实际与教育对象的实际,其中现实情境的实际是指当下生物学知识应用的实际,以及自然概况与生态环境的实际。正如朱先生对青年教师的发展主张中所明确说的那样,“要多面向生产生活实际、大自然的实际、青年学生的实际学习”[9]。在向实际多学习、将阅读所学与教学实际相关照的过程中,朱先生尤为重视教师要了解周边的生物界[9]。所谓了解周边的生物界,即了解、挖掘并利用学校内、乡土间与地域性的生物学课程资源,对周边的资源充分调研后,将其转化为教学的情境素材、学生的实验材料与研究性学习课题等。这样的阅读与实际相关照,可通过资源的利用延伸教学时空,在促进学生具身化学习的同时,让青年教师真正学会“像专家型教师一样教学”。此外,朱先生基于生物学新教师学习教学的实际提出,一定要给学生讲理,并用学生的眼光看待世界[9]。教师通过阅读得到的众多生物学新研究、新发现甚至新概念,如果直接灌输给学生则是将生物学教成了“文科”。因此,教师需要站在学生的角度关联阅读所取与实践所教,以举例、类比与实验等多种形式资料给予学生证据,帮助学生进行推理学习,这样方能逐渐帮助学生感悟到生物学的理科属性与科学本质。

2.2群体性支撑———互助与理念探寻结合教师学习教学的方式不仅需要通过个体的主动寻求,群体所给予的支撑也是相当重要的。当朱正威先生回忆起自己早年间在北师大附中的教学经历时,那些关于老先生帮助他学习与成长的事件记忆尤新。相关研究表明,新教师成长的微环境若具备了贴身、贴心与贴地三大特性,其与环境间便生成了一种互动生长机制[10]。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过程也不例外,其必然需要寻找群体性的支撑。朱先生曾经明确提出生物学新教师向老教师的学习要谦虚一点,老前辈对新教师也应当是热情地扶持[9],即通过共同体间的互助达成学会教学的目标。新教师向老教师(尤其是专家型教师)学习的地方应当包括忠诚精神、学生意识与教育经验。而老教师既要看到新一批生物学教师在专业知识水平与技能、外语水平与教育技术适用技能等方面的优势,向他们多学习;也要看到其易受其他教师影响、自身教学风格尚未生成的特点,不断引导他们在教学中生成自己的思考。群体性的互助可以作为教师学习教学的重要方式,其根本目的仍旧是为了达成教师个人教学理念上的探寻。群体性支撑给予了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各种可能,教师可以接触到各类有用的教学法、案例与理念。铺天盖地的资讯蜂拥而至时,往往很多教师心中就无所适从了。正因如此,朱先生不止一次地提及教师在学习教学时,一定要了解自己,不仅要了解教学行进的深度与广度,更要了解知识生成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的教学能力[9]。群体性支撑可以帮助教师学习教学时多一些路径,但在互助型的教师共同体发展中,教师个体学习教学的哪些方面,学到什么程度都要符合自身的认知需要与能力结构。有些教师擅长从科学史推进、娓娓道来,有些则善于用实验探究与论证帮助学生掌握科学探究的基本原则和一般步骤。可见,教师学习教学还应当实现在群体互助与实践教学中,逐步探寻自适性与自洽性的教学理念,达成“像专家型教师一样教学”的自在无为、灵动本真。

2.3本体性反思———自我与科学世界链接无论是上文所述的教师可以通过阅读与教学实际关照进行学习教学,还是经由互助与理念探寻结合的方式,最终都离不开教师的本体性反思。教师的本体性反思是教师教学破除教法定式,让自我教学走向艺术性与科学性的必经之路。反思的过程不仅要做到教学目标是否有效达成的技术性反思,更要做到对具体环节教学意图与价值的实践性反思,以及教学过程是否因应学生文化背景的批判性反思[11]。而在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本体性反思层面,不仅可以经由以上所提及的各类反思方式学习教学,更需要经由深度反思促进自我与科学世界的链接。换而言之,生物学教师要始终反思自己的身份,寻找自我的价值定位。生物学教师作为生命科学在课堂上的代言人,所承担的不仅是科学知识的传授,更应当是学生科学素养的提升,进而为党和·81·生物学教学2023年(第48卷)第3期国家培养生命科学家而奠基。此点作为生物学教师与科学世界链接的关系而存在。正因如此,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根本性方式,应当就是从中寻找自我社会性价值的反思,进而变革自身的教育教学观念。正如朱正威先生多次强调的教师要因应时代要求转变教育观念,并完成从学科教学到追求学生科学素养提升的转变,让中小学科学教育为普遍提高公众科学素养服务[9]。由此可见,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要真正做到学会教学,必须实现生物学学科育人价值的深度开发与转化,而做到这点的首要方式就是教师观念的转变。不同生物学教师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思维方式各异,但不变的是其教育教学的根本性目的,以及其在这一同质化群体中所寻找的“同一性”生存意义及方式。可见,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根本途径,就是需要在理论学习与实践教学中不断追问自身意义,探寻自我与科学世界链接。此点需要教师放下对学生生物学成绩提升的苛求,远视其科学素养的水平,并在教学实践的全过程不断反思自身是否深化了学科育人价值,又是否促进了学生科学素养的提升。

3启示与展望: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未来走向

3.1注重学习范畴的动态更新、核心构建从上文对朱先生思想的梳理中不难发现,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内容范畴包括了生物学专业知识的广博更新、生物学教学知识的深入浅出,以及生物学概念教学的统整进阶。其实,以上三点说明了教师学习教学的范畴应当是具备一些核心要素,并在学习过程中对其进行内容外延的不断扩充,以及内涵的不断深入。因此,未来的生物学教师在学习教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中应当注重学习范畴的动态更新、核心构建。只有在未来的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理论研究中明确了学习范畴需要注重动态变化,才能让教师注重自身知识的不断积累与完善;也只有构建了教师的学习范畴包括哪些核心要素,才能让教师专业化学习有据可依、有迹可循。在未来的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实践层面,教师应掌握生物学核心概念体系,并不断深入、扩展对其所包含的子概念、事实与现象的理解,进而完善自身专业学习的知识体系建构。这一方面需要教师不断地通过理论学习、课例研修与反思提炼的过程,具备生物学教学的高度站位;另一方面,需要学科教育专家构建科学、合理的评价量表,帮助教师测评其学习教学的范畴体系是否完整,以便做出改进与调整。

3.2实现学习方式的外向联结、内部求索以朱先生对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学习方式梳理来看,其主要凸显了教师学习方式的向内求索与向外联结。生物学教师自身的阅读与实践能够帮助教师掌握并转化学习内容;互助与理念探寻更好地让教师找到属于自身特色的教学风格;而反思自我与科学世界的联结则让其在自我价值的本义复归中,求得体现生物学学科特质的教学勇气与情怀。由此可见,在未来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学习方式理论研究层面,应当注重内部动力与外部因素两者的相互作用,并着重分析各类方式的有效性。在未来生物学教师学习教学的学习方式实践层面,应当注重教师学习方式的外向联结、内部求索,以及两者的相互交融。帕尔默(Palmer)曾在《教学勇气》一书中明确提到“(教师学习)共同体一定要在完整的自我中生根:我们只有充分认识自己后才能与别人和睦相处”[12]。因此,生物学教师的外向联结仍旧需要回归到本体的反思上,追问自身教学实现目标、教学事业的未来定位,从而真正获得不断进行专业学习的勇气与毅力,进而真正成为朱正威先生所期待的“教师应成为天生的理想主义者”。

主要参考文献

[1]FEIMAN⁃NEMSERS.TeacherasLeaners.[M].Boston:HarvardEducationPress,2012:119.

[2]毛菊.学习教学:费曼·内姆斯教师学习思想论[J].比较教育研究,2014,36(12):5762.

[3]丁奕然,吕立杰,任小文.朱正威生物教育思想的时代回响———兼论对生物学学科核心素养培养的启示[J].课程·教材·教法,2019,39(5):3743.

[4]乔文军.科学界在中学课堂上的代表———朱正威先生对生物学学科核心素养的思考与践行[J].中学生物教学,2019(7):47.

[5]丁奕然,宋巧玲.朱正威的生物学教育唯物辩证思想内涵及其当代价值[J].教育探索,2020(6):15.

[6]赵占良.教材编写需要这样的教育名家———朱正威教材编写理念和实践述评[J].课程·教材·教法,2019,39(5):3036,43.

[7]王天祥.生物学教师专业化发展的必备基础和实践要求———朱正威先生对教师专业化发展的论述及其对专业成长的启示[J].教育科学论坛,2020(7):5962.

作者:丁奕然 单位: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在线咨询
了解我们
获奖信息
挂牌上市
版权说明
在线咨询
杂志之家服务支持
发表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期刊咨询服务
服务流程
网站特色
常见问题
工作日 8:00-24:00
7x16小时支持
经营许可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企业营业执照
银行开户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其它
公文范文
期刊知识
期刊咨询
杂志订阅
支付方式
手机阅读